党史纵横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党史纵横

中共武汉党史大事记(1925年下)

发布日期:2005-11-29 15:03:00

6月1日,上海发生“五卅”惨案后,国民党湖北省临时党部接到上海执行部的电报,当即成立援助五卅惨案临时指挥部,并下达紧急通告,令所属各级党部立即动员起来,造成声势,积极援助上海人民的斗争。同日,武汉学联举行会议,决定各学校罢课。3日,武汉各学校全体罢课,爱国学生分三路上街示威游行抗议英帝国主义屠杀中国人民的暴行。同日,汉口英美烟草公司的中国工人举行抗英罢工。4日,武昌学生6000人在公共体育场集会,声援沪案。6日,文华、圣约瑟、圣三一等教会学校学生冲破校方禁令走上街头,举行罢课;湖北各校教职员沪案外交研究会、湖北学界外交后援会成立。8日,武昌商人大游行。9日,武汉72所学校和工商界9团体共数万人举行联合大游行,提出沪案交涉条件7条,请政府严重交涉;同日武汉学联会、汉冶萍总工会、汉口青年励进会等发起在汉口明德大学召开工商学各界联席会议,决定召开国民会议,成立沪案后援会。lO日,武昌泥木工人宣布罢工,决定不为英、日做工,不用英、日材料.

6月l0日晚,英太古公司司磅殴打码头工人余金山,中国工人当场聚集与公司论理,湖北当局派出军警前往镇压,捕去工人8名。11日,汉口招商,怡和、太古公司数千码头工人全体罢工举行抗议示威。英国军舰公然越界停靠江汉关上侧苗家码头,向罢工群众进行武力恫吓。晚7时许,罢工工人和广大群众聚集河街一带,抗议英帝国主义的新挑衅。驻汉英领事柏达派义勇队武装上街并下令海军陆战队全副武装登岸,向群众开枪射击,当场打死1O人,重伤20余人,制造了罪恶的汉口“六一”惨案。

6月12日,英帝国主义在汉口的暴行激起了武汉人民的无比愤怒,爱国学生和工人涌上街头,举行抗议大示威。和记蛋厂,汉口英美香烟厂,火柴厂等6000工人相继举行罢工。各法团联席会议决定:派代表请当局向英国领事交涉,将英国租界内义勇队完全撤离。由中国军队维持治安;调查事件真相;出武汉各团体募捐救济失业工人。13日,湖北各法团外交后援会成立,国民党湖北省、汉口特别市临时党部控制了该会的领导权。l5日,工商学界10万余人举行大游行,汉口英、日工厂及洋行报馆的中国职工罢工。20日,湖北各法团外交后援会决定对英、日经济绝交办法三种。22日,武汉学生组织长途演讲宣传团,分赴各县宣传汉案。国民党湖北省临时党部、汉口特别市临时党部在汉案发生后分别发出声讨肖耀南宣言和电文,揭露肖耀南禁止集会演讲,威逼学生离校,解散学联会,通缉学生代表及工商界爱国分子等罪行;及时地将反帝和反封建军阀的斗争联系一起,推动了爱国运动的深入发展。

6月30日,武汉各法团5万余人在武昌阅马场举行沪、汉、粤案死难烈士同胞追悼大会。大会通过对英六项决议:(一)英国撤退海军陆战队和义勇队;(二)英国军舰一律退出汉口;(三)收回汉口英租界;(四)英政府应抚恤伤亡及赔偿一切损失;(五)英国政府应向我国政府道歉;(六)废止中英间一切不平等条约。会上,吴德峰、董必武作了反帝演讲。大会后,董必武、陈潭秋率领群众举行了游行示威.

7月8日,武汉工学两界联合会成立。成立宣言中指出:“今后国人若认清反抗帝国主义为解放中国民族之唯一途径,则首要问题,即在谋工人群众、学生群众之联合组织,以期集中民众势力,而达到解放中国民族使命”。工学联合会的成立及斗争的深入,使武汉地区从l925年起逐步形成了以工人学生为主体,有各方面反帝爱国力量参加的广泛的统一战线。

7月l1日,武汉举行汉口惨案周月纪念,三镇街道均下半旗以示悼念。武昌、汉口举行数万人的追悼会。在汉口举行的追悼会上,共产党员吴德峰发表演说,呼吁“各界勇猛奋斗,一致对英,为外交有力之后盾”。

7月15至20日,国民党湖北省第一次代表大会在武汉举行。出席大会的各县市代表28人,汉口特别市临时党部代表列席了大会。大会听取并通过了临时省执行委员会的大会报告,通过了关于组织及纪律、教育及宣传、农民运动、青年运动、妇女运动、工人运动、商人运动、一般国民运动等议决案,发表了大会宣言。会议号召湖北全体民众努力于民族革命的工作,破坏帝国主义和军阀彼此勾结以屠杀我民众的阴谋,解除帝国主义者奴隶我民众屠杀我民众的护符——一切不平等条约,进而完成较辛亥革命更新的历史使命。根据对沪、汉、粤血案的观察,大会分析了农民、学生、工人、中小商人、军阀及其附属物大商人、上层知识分予等各阶级阶层的阶级属性,鲜明地提出了“谁是我们的友?谁是我们的敌?”的问题,表现出湖北地区的共产党人已在斗争实践中探索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一些基本问题。

7月21日,国民党湖北省党部正式成立,共产党员董必武、陈潭秋、李子芬、刘季良、蔡以忱、钱介磐、吴德峰、徐全直、张培鑫、胡彦彬刘昌绪和国民党左派张国恩、张朗轩、郝绳祖当选为执行委员。

7月31日,湖北省妇女协进会成立。该团体“以团结全省妇女同志,力争经济上、政治上及社会上之平等地位,并参加一切被压迫弱小民族的战斗队中从事民族革命”为宗旨,并决定出版《武汉妇女》.

8月23日,汉案第8次谈判破裂后,肖耀南授意湖北将军团以“对英同志会”的名义,发起“绅士式的水陆大游行”,“借以掩盖外人耳目”.国民党湖北省和汉口特别市党部立即指示下属各团体一致参加,并组织骨干参加筹备水陆游行办事处的工作,在其中建立党团组织,控制宣传股的领导权,以将水陆大游行变成发动广大民众反对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的一致行动.

9月3日至7日,国民党湖北省党部发动民众,开展“反帝国主义运动周”的活动.《武汉评论》出反帝运动专号上、下两期,《湖北妇女》亦出反帝运动专号。省党部印发各类传单、小册子共l0万余份,向工人、农民、商人、妇女等全体国民宣传反帝国主义的意义:一是企图中国的解放,使之成为完整的民族独立的国家;一是促进世界革命的成功,为世界革命工作的一部分。

9月7日,湖北全省国民外交大会集会游行活动在武汉三镇同时举行。董必武、蔡以忱、吴德峰等分别为武昌、汉口会场的负责人之一,国民党湖北省党部散发了40余种宣传品.会后,10余万人民群众高举各种标语旗帜,举行了抗议英国侵略者暴行、反动政府投降媚外的水陆大游行,将武汉人民的反帝运动推向高潮。

10月7日,武汉民众5700余人在武昌公共体育场开会欢迎广东国民政府外交代表团,林森、邹鲁、王一飞等均作演讲,希望各省速推外交代表赴京,督促政府废除不平等条约。8日,国民党湖北省、武汉汉口特别市党部联合举行欢迎会。省、市党部以此作公开宣传,散发欢迎传单40余种。《武汉评论》、《湖北妇女》均出“欢迎专号”。

10月上旬,中共中央第四届执行委员会第二次扩大会议召开。大会听取了湖北代表许白昊的报告,并对湖北党组织在国民党中完全占于主持的地位,领导群众的政治运动均有相当的成绩给予了肯定。同时也明确指出了湖北党组织宣传缺乏计划,组织未能扩大,组织纪律欠严明及训练不足。强调今后湖北地方党组织应注意整顿和加强党的纪律,发展党的组织,加强对群众运动的组织和指导,努力于政治宣传工件。据统计,截止9月,在武昌、汉口、汉阳共有11个党支部。

10月11日,《工人之路》发表《国民党湖北省党部对于工会条约的意见》,文中指出工会应有组织工会的绝对自由权,集会出版言论的绝对自出权,罢工命令的绝对自由权以及代表工人的权利。

10月16日,湖北共产党、青年团组织选派胡彦彬、方与翥、黄厉、杜琳、宋伟、伍修权、濮世铎、潘文育、梁仲明、高衡、贝云峰等人赴苏俄学习.党的赴俄组书记胡彦彬,团的赴俄组书记高衡。

l0月30日,湖北省反基督教大同盟召开第二次代表大会,筹备反基督教运动事宜.大会选举出新的反基执行委员会委员和候补委员,其中共产党员、青年团员占12名,并组成党团。此时,加入大同盟的团体达27个,盟员达2万人。

本月,中共武汉地委改组,陈潭秋、许之桢、许白昊、陈荫林、迟古(译音)等为委员,陈潭秋任书记,原地委书记彭泽湘调中共豫陕区工作。黄镜从上海调来武汉,担任团武汉地委书记。此时,党、团武汉地委的职能范围已完全扩展到全湖北境内。

11月7日,武汉学生在武昌公共体育场召开大会,纪念十月革命,反对关税会议,反对军阀战争。会后举行了游行示威,散发了直接以中共武汉地委和共青团武汉地委署名的关于反对江浙战争和纪念十月革命的宣言。同日,《武汉评论》、《武汉工人》、《湖北妇女》、《武汉学生》、《湖北青年》等出“苏俄十月革命专号”。国民党湖北省党部为苏俄十月革命纪念发表宣言指出:十月革命不仅是苏俄工人阶级夺得政权的胜利,就是对于全世界被压迫民族都有重大意义,因为十月革命的成功激起了全世界革命的怒潮,帝国主义国内被压迫的阶级和一切被压迫的民族,从这个光明灿烂的历史昭示中,寻着了自救的新途径。

12月3日,汉口英美香烟公司硚口香烟厂开除女工百余人,全体女工罢工。8日,工厂主与大班用手枪威吓女工复工,随看用铁杖殴打罢工女工,当场重伤6人,轻伤30余人。一孕妇受伤后,次日死亡。10日,武汉学联为此通电全国,希望各界“一致奋起,为死伤雪冤”.14日,中华全国总工会上海办事处、全国邮务总工会、中华全国铁路总工会等先后发表通电声援英美烟厂工人罢工斗争。武汉工人学生也以罢工、集会等形式援助烟厂工人,但在帝国主义和军阀的高压下,这次罢工遭到失败。

12月15日,由武汉学联发起,湖北青年团体联合会、湖北妇女协会、湖北工团联合会等参加的国民大会在阅马场举行,议决重要文件4项21条。其中关于全国政治问题的有电段下野,召集国民会议,建立统一全国的国民政府,人民有集会、结社、言论、出版之自由,解散关税会议,废除不平等条约,否认沪案重查结果等7条;关于地方政治问题的有烧毁军需券,反对盐斤加价,撤销讨贼联军司令部,驱逐吴佩孚等4条;关于学潮问题的有释放被捕全国学联会代表,恢复被解散学校,召回非法开除学生,反对反动教育,拥护学生利益,反对军警干涉学生运动等6条:关于工潮的有工人有组织工会及罢工之自由,援助硚口英美烟厂被难同胞,反对外人在中国设立工厂,打倒帝国主义等4条。会后举行反吴大示威,游行队伍高呼“撤销讨贼联军司令部!推翻段祺瑞!驱逐吴佩孚!烧毁军需券!释放被捕学生总会代表!”等口号,面对千余名军警手中的枪口勇敢地前进。各校学生会专门组织了敢死队、纠察队,并由医科大学同学组织十字救护队,携带担架床、急救箱随队而行,表现出破釜沉舟,视死如归的勇气.这一悲壮的场面感染和教育了民众,推动了武汉地区国民运动的开展。

12月18日,西山会议派任命国民党右派郭肇明等5人筹备湖北省党部。1926年1月初,西山会议派张知本、居正、石瑛致函郭肇明宣称:“倾接北京中央执行委员会巧电,查湖北省党部为共产党所把持,立即依照决议,将该部解散,重新登记,分别去取”,申言欲扑灭省党部。针对西山会议派的破坏活动,省党部发表声明,指出西山会议派的命令为非法,并对居正等人的言行进行了反击。

l2月25日,湖北全省学生联合会在武汉秘密成立。宜昌、荆门、襄阳、汉口、汉阳等地均派代表参加。会议通过了成立大会宣言及关于时局问题、组织问题等一系列决议案。

l2月,由于省工团联合会在政治压迫严重的情况下失去了组织基础,中共武汉地委派许白昊、许之桢、周兆秋等深入工人群众,串联组成了武汉工人代表会,使之成为“武汉各业有组织工人之集中机关”。由于环境恶劣,武汉工人代表会还不能用公开的名义领导工人斗争,其下属组织也只能稳步发展,据1926年4月统计,武汉工人代表会所属工人组织为:工厂小组(按各工作处的组合)740个;工厂委员会(集中工厂小组的组合)14个;工会4个;会员(能收会费者)2000人,能直接领导的工人群众约4万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