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纵横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党史纵横

中共武汉党史大事记(1927年)

发布日期:2005-12-06 15:05:00

1月1日,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暨国民政府委员临时联席会议宣布国民政府正式在汉办公。国民政府发布命令,确定武昌、汉口、汉阳三镇合组为京兆区,定名武汉,作为国都。

同日,湖北全省总工会第一次代表大会在汉开幕,参加大会的代表588人。代表341个工会组织及30多万会员。大会期间,项英代表全国总工会作了《中国职工运动》的报告,刘少奇作了工会组织问题及修改总工会章程的报告,李立三作了政治报告,许白昊作了经济斗争问题和工会经济问题的报告,林育南作了宣传教育、童工及女工问题的报告,袁大时作了纠察队工作的报告,周天元作了"二七"纪念问题的报告。大会通过了《全省总工会章程》、《湖北全省总工会第一次代表大会宣言》及关于宣传、教育、女工、童工、经济斗争和纠察队等问题的27项决议案。大会最后选举向忠发为全省总工会委员长,刘少奇为秘书长,林育南任宣传主任,项英任组织主任,李立三任外交主任,许白昊任经济斗争委员会委员长,朱菊和任纠察队长,聘请刘伯垂为省总工会法律顾问。1月l0日,大会胜利闭幕。

1月3日,为庆祝北伐胜利和国民政府在汉办公,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宣传队在汉口一码头江汉关前与英租界毗连的广场上宣传演说。英租界当局急调大批水兵登岸出面干涉,用刺刀驱赶宣传队员和听讲的群众,当场刺死1人,伤数十人,制造了“一·三”惨案。惨案发生后,正在汉口南洋大楼开会的武汉临时联席会议,立即讨论了这一严重事件,并派政府代表徐谦、蒋作宾及汉口特别市党部代表李国煊、宛希俨等到现场,向群众宣布国民政府临时联席会议当在24小时内决定处置办法。刘少奇、李立三等也赶往现场了解情况。同日晚,武汉国民政府向英领事提出口头抗议,并提出立即撤退英水兵和义勇队,并解除其武装,由中国军警接防等问题。4日,在刘少奇等的领导下,湖北全省总工会、全省农民协会、全省学生联合会等200余团体的代表500余人在汉口总商会召开紧急会议,提出对英斗争办法8项:(1)请政府立即向英领事提出严重抗议:(2)令英领事赔偿死伤同胞损失;(3)令英领事将行凶水手交我政府惩办:(4)撤销驻汉英舰和英租界沙包电网;(5)撤销内河航运权;(6)英领事向我道歉;(7)英界巡捕缴械:(8)由政府管理英租界。会后,刘少奇、李立三、林育南、许白昊等分别代表全国和湖北总工会前往武汉国民政府请愿。当日晚,国民政府派兵进入租界,省总工会也派工人纠察队配合维持租界治安。5日,武汉举行全市性罢工、罢市、罢课;下午,在李立三、刘少奇等领导下,武汉30万市民在汉口济生三马路举行反英示威大会。会后,游行的群众冲进并占领了英租界。在武汉工人阶级和各界人民的推动、支持下,武汉国民政府决定设立由外交、财政、交通三部部长组成的“汉口英租界临时管理委员会”,管理租界内一切事宜。

“一·三”惨案发后,中共中央、中华全国总工会均发表宣言,抗议英帝国主义者屠杀武汉人民的罪行;北京、上海、西安、九江、湖南、江西、广东、安徽、天津等省、市及省内各区、县的各界团体和人民群众纷纷发表通电,声援武汉人民。国际无产阶级对武汉人民的正义斗争表示了极大的同情和支持。苏联、朝鲜、英国等国的无产阶级纷纷发表宣言,第三国际执行委员会向全世界工人发出通告:“望世界各国工人,从速联合一致,合力拥护中国革命”。2月19日,武汉国民政府外交部长陈友仁与英国驻华使馆参赞阿马利签订了《汉口英租界协定》;3月15日,武汉国民政府正式收回汉口英租界。

1月6日,中共中央机关刊物《向导》总发行部在18l期上刊出启事,谓该刊已迁至汉口。至7月止,《向导》在汉共出版2l期,即第18l——20l期。

1月13日,历时13天的国民党湖北省第四次全省代表大会闭幕。大会通过了《政治报告决议案》、《党务决议案》、《农运决议案》,《工运决议案》、《商运决议案》、《青运决议案》、《妇运决议案》,发表了大会宣言、通电、告民众书等。大会指出武汉处于革命中心地位,湖北省党部的任务是建立强有力的省党部执行委员会,发展国民党的组织,发展工农运动。大会选举了以共产党人和国民党左派为主的新的省执行委员会和省监察委员会。陈卫东为组织部长,张朗轩为宣传部长,张眉宣为农民部长,周延墉为工人部长,李哲时为妇女部长,吴德峰为商民部长。在第四届执行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推举董必武、钱介磐、何翼人三人组成常务委员会。

1月25日至27日,武昌县第一次农民代表大会召开,正式成立了县农民协会,选举王平章等7人为执行委员,石烈凡等5人为候补执行委员。会议通过了7条提案和各种决议案,发表了大会宣言。

2月6日,黄陂县第一次农民代表大会开幕。

2月7日,中共湖北区委在汉口江岸和武昌洪山分别隆重集会纪念“二七”。参加会议的两地群众近80万人。李立三担任江岸大会的总指挥。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的代表均在大会上作了重要报告。中共湖北区委机关刊物《群众》周刊为此出纪念专号,湖北全省总工会发表《为纪念“二七”告全体工友书》。

2月9日,鉴于蒋介石在南昌另立中央的分裂行为和军事独裁日益严重,在汉的国民党人召开高级干部会议,决定实行民主,反对独裁,提高党权,拥护三大政策,以及扶助工农运动,召开三中全会。并推吴玉章、邓演达等5人组成行动委员会,领导武汉地区的提高党权运动。此后,国民党湖北省党部、汉口特别市党部和湖北全省总工会、省妇协等人民团体纷纷发出通电,并召开群众大会,要求国民党中央及国民政府正式迁都武汉,以提高党权,打击蒋介石的个人独裁。

2月11日,中华全国总工会迁汉办公,办事处设在汉口歆生路养成里旧华场旅馆,原总工会驻汉口办事处撤销。2月下旬,全国总工会在汉召开了执委扩大会,确定全国工人阶级目前行动的总纲领是:反对帝国主义武装侵略;反对与帝国主义及军阀妥协的一切倾向;实行民主;反对个人专政及军事独裁;拥护国民政府继续北伐;拥护农民要求土地的斗争;要求政府颁布劳动保护法及组织工会及罢工的绝对自由等。

2月l2日,武汉中央军事政治学校近3000名学员在武昌两湖书院举行开学典礼。该校是武汉政府时期一所培养国民革命军事政治人才的高等军事院校,也是武汉政府重要的军事政治阵地,在收回汉口英租界,提高党权运动,以及讨伐蒋介石,平息夏斗寅叛乱等斗争中,都起了重要作用。

2月16日,湖北省总工会劳动童子团总队成立,曹策为总队长,方德俊为副队长。劳动童子团成立后,在共产党和共青团的领导下,通过斗争使工厂里的童工获得了实行6小时或8小时工作制和参加集会结社的权利。

2月l6日至21日,中华全国铁路总工会在汉口老圃召开第四次代表大会。京汉路工人代表罗海臣、周天元,江岸代表刘光福,全国总工会代表李立三,省总工会代表向忠发等参加了大会。大会决定扩大并健全铁路工会组织。

2月中旬,夏口县召开第一次农民代表大会,正式成立了县农民会协。大会通过了关于宣传、组织、斗争问题等决议案。

2月24日,国民党湖北省党部召开武汉三镇“提高党权运动”的国民党员大会。到会党员1500余人,群众约20万人。董必武主持会议并讲了话,指出:“我们要实现党的民主化,巩固党的权威,打倒一切封建势力”。这次会议把武汉地区开展的以反对蒋介石军事独裁为中心内容的提高党权运动进一步引向深入。

2月28日,为抗议英帝国主义派兵来华干涉中国革命,武汉工人在全国总工会、全省总工会的领导下,举行全市罢工一小时。罢工自上午10时开始,各工厂及所有火车、轮船上的汽笛一律鸣放,武汉工人纠察队2000余人全体出动,担任警戒。各工厂、店铺等一律停止工作或营业,车辆轮船停驶,电灯关闭,自来水断流,工人均立于街市,挑物者停于道旁,宣传队在街头巷尾宣传演讲,高唱革命歌曲。参加这次罢工的工人有32万多人,其他各界参加者亦有20万人。

3月2日,董必武主持召开国民党湖北省党部紧急会议,议决组织《惩治土豪劣绅暂行条例》起草委员会。

3月6日,国民党湖北省执行委员会第15次会议讨论了由邓初民、孔文轩、郝绳祖起草的《湖北省惩治土豪劣绅暂行条例》、《湖北省审判土豪劣绅委员会暂行条例》,并议决呈报中央党部核准后交省政府公布施行。

3月4日至22日,湖北省第一次农民代表大会在武汉召开。武昌、汉阳、夏口三县农民协会的代表分别在大会上介绍了本县农协组织建立、发展的经过和农民运动情况,并向大会提出了拨款修堤、组织农民自卫军、请政府拨田给农民耕种、惩办土豪劣绅、建农民子弟学校、办农民银行等要求。大会通过了建立乡村政权、武装农民等35个决议案,选举陆沉、邓演达、张眉宣、陈荫林、符向一、刘子谷、蔡以忱、聂鸿钧、王平章、王邦耀等l7人为执行委员。

3月24日,湖北省农协执行委员会召开第一次会议,推选陆沉为委员长,陈荫林为副委员长,张学武为宣传部长,郭树勋为教育部长,蔡以忱为组织部长,邓演达为自卫部长,符向一为调查部长,张眉轩为建设部长,邓雅声为秘书长。会后,武汉市郊农民运动进入了新的历史阶段。据统计,到1927年5月,武昌、汉阳、夏口三县农民协会会员发展到近37万人,约占全省农民协会会员总人数的十分之一。

3月7日,武昌国民党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开始上课。4月4日举行开学典礼。邓演达、毛泽东、陈克文为农讲所负责人。毛泽东、恽代英、李立三、瞿秋白等分别担任了一些课程的讲授工作。农讲所从当时中国革命实际出发,着重“研究农民土地问题,农民政权问题,农民武装问题”,使学员成为农民运动的职业家。农讲所在平息麻城红枪会叛乱、反击夏斗寅叛变、打倒土豪劣绅运动等革命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培养了大批农运骨干。武昌、汉阳、夏口三县共选派18人到农讲所学习。

3月8日至15日,湖北省第一次妇女代表大会在武昌召开。会上,蔡畅作了《中国妇女运动状况》的报告,李哲时作了《全省妇女协会工作经过》的报告;李立三作了《女工运动》的报告;王亚璋作了《湖北妇女概况》的报告。大会通过了放足运动、教育问题、会务报告等决议案,选举蓝淑文、蔡畅、葛季膺、徐全直、李哲时、刘清杨、赵君陶等l7人为执行委员。

3月初,汉阳县第一次农民代表大会在城区举行。会议选举王电生为县农协委员长。

3月10日至17日,中国国民党二届三中全会在汉口南洋大楼举行。在毛泽东、林伯渠、吴玉章、恽代英、董必武等共产党人和国民党左派的共同努力下,会议挫败了蒋介石破坏会议的种种阴谋,通过了旨在限制蒋介石个人独裁的一系列决议,把“提高党权运动”推向了高潮。但是,三中全会选举当时还远在国外的汪精卫担任国民党中央和国民政府主要领导职务,并继续让蒋介石担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给革命事业留下了隐患。

3月l2日,毛泽东在武昌都府堤4l号撰写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在《向导》第19l期上公开发表(一部分)。后以《湖南农民革命》为书名由长江书店出版发行。报告驳斥了党内外怀疑和指责农民运动的论调,总结了湖南农民运动的丰富经验,提出了解决中国民主革命的中心问题——农民问题的理论和政策。瞿秋白在这本书单行本的序言中写到:“中国的革命者个个都应当读一读毛泽东的这本书,和读彭湃的《海丰农民运动》一样”。

3月l7日,刘少奇在汉口《民国日报》上发表《论陈赞贤同志在赣被杀害事》一文,揭露蒋介石的罪行并指出“江西这件事的发生,是革命战线内反革命的开始”,号召“大家一致起来奋斗”。

3月l9日,在刘少奇直接领导下,武汉印务工会为反对帝国主义经营的英文《楚报》、《自由西报》的反动宣传,实行总罢工。

3月20日,武汉国民政府正式成立。根据二届三中全会通过的《统一革命势力案》的规定,共产党员谭平山、苏兆征分别担任农政、劳工部部长。

同日,在中共湖北区委的领导下,武昌各界群众40万人在阅马场举行追悼赣州、九江、阳新、沔阳、天门、钟祥各处死难农工领袖大会。与会者决心“继续他们的精神,努力奋斗,去打倒一切反革命派、假革命派,以求我们的解放”,要求严惩反动分子,巩固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

3月27日,国民党中央农民运动委员会决定在武昌筹组中华全国农民协会。28日,国民党中央农民部在大朝街59号开会,决定组织中华全国农民协会临时执行委员会,由湘鄂赣豫四省农协推举委员l1人。30日,湖北农协执委代表邓演达、陆沉、陈荫林与湘赣豫三省农协执委举行联席会议,决定委员由11人增加至l3人。推举邓演达、谭延闿、陆沉、毛泽东、谭平山5人为常委,邓演达兼任宣传部长,毛泽东兼任组织部长,彭湃为秘书长。4月17日,全国农协临时执委会发出就职通电,表示“誓立于革命地位,领导全国农民,努力奋斗,以完成国民革命,与一切帝国主义者及封建阶级作最后之斗争”。该会成立后,积极进行第一次全国农民代表大会的筹备工作,并对发展各地农会组织,扩大农民武装,建立农村革命政权和解决土地问题等,作出了一系列具体部署。

4月3日,中共湖北区执行委员会发布《为目前时局告湖北民众书》,文中指出:帝国主义、军阀、土豪劣绅以及革命阵营内的反革命派正联合向革命进攻,目前形势的确是严重的,号召全省人民提高警惕,将革命进行到底。

同日,日本水兵在汉口殴打一人力车夫,并刺死援救车夫的工人。工人纠察队当场抓捕凶手交送省总工会。日本驻汉总领事急调大批水兵登陆,实行武力恫吓,日领事馆驻军更是架起机枪当街向群众射击,当场打死7人,伤数十人,制造了“四·三”惨案。惨案发生后,武汉人民无比愤怒。4日午间,在刘少奇主持下,武汉各人民团体召开紧急会议,决定由全国总工会、省总工会等l7个团体组成“武汉人民对日行动委员会”,在全市举行大规模的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运动,会议向国民政府提出立即撤退日本水兵;收回日租界;惩办凶手;赔偿死伤者损失等7项要求,请与日领事交涉。6日,武汉人民罢工、罢课、罢市。7日,武昌、汉口群众分别举行追悼死难同胞、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示威大会。当时,由于武汉政府面临内外局势都十分严峻,为集中力量进行北伐和肃清东南的反革命派,不使日本与英、美一致对华,促使外商复业苏解失业工人的痛苦,并消除帝国主义武装干涉的借口,武汉国民政府和在汉的中共中央领导人决定在外交上“战略退却”,并在这一思想的指导下,与日本驻汉总领事经过20多天的谈判,于4月25日商定非正式解决条件6条:日方撤退水兵,拆除防御工事,日商复业,发还工人工资;中方撤退驻防华界的军警及纠察队,工人服从政府命令而不仇视日人,武汉政府负责保护日人财产;“四·三”惨案候适当的时候再开谈判。

4月4日到20日,在武汉的中共中央委员和共产国际代表及湖北区委成员一起连继召开了多次联席会议,决定4月20日开中央全会,25日召开五次大会。同时决定:由中央委员、湖北区委与共产国际代表联席会议成立一个常务委员会,当即选举瞿秋白、谭平山、张国焘为常务委员。会议还决定致电上海催请陈独秀速来,并把中央迁至武汉,以中央名义发电报请各地代表来武汉开会。

4月14日,国民党湖北省党部发表讨蒋通电,声讨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提出“请中央当机立断,明令免职.并调遣军队严加制裁”。16日,省总工会发出讨蒋通电,宣布了蒋介石的6大罪状,表示率湖北全省40余万有组织的工人,誓为诸同志后盾,打倒帝国主义军阀,打倒反革命派,打倒新军阀蒋介石。

4月16日前后,陈独秀到汉。由于在此之前大多数中央委员及中央各机关部门的负责人已相继抵汉,因此,中共中央由上海迁往武汉的过程已大体完成。中共中央办公处设在汉口四民街60、62号(现胜利街l85、l87号)。

4月l7日,武汉国民政府和国民党中央发布命令,反对蒋介石屠杀革命民众,并作出了开除蒋介石党籍、取消军职、通缉法办的决定。

4月19日,武汉国民政府誓师继续北伐,向河南的奉军进攻。从4月下旬至5月下旬,北伐军同奉军主力激战于豫南,击败奉军。

4月20日,中共中央发表《中国共产党为蒋介石屠杀革命民众宣言》,指出“蒋介石业已变为国民革命公开的敌人,业已变为帝国主义的工具,业已变为屠杀工农和革命群众的白色恐怖的罪魁”,号召全国民众起来打倒蒋介石。

4月22日,武汉国民党中央委员和国民政府委员、军事委员会委员联名发表《讨蒋通电》,指出“蒋介石是总理之叛徒,本党之败类,民众之蟊贼”。共产党人毛泽东、林祖涵、董必武、吴玉章、恽代英、高语罕等人在通电上签了名。

4月23日,武汉革命群众和武汉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学生共30余万人在阅马场举行讨蒋大会。共产党员蒋先云主持大会,并在会上揭露了蒋介石的反革命罪恶,号召“打倒反革命的蒋介石及其工具”。大会发出了讨蒋通电。

4月24日,湖北审判土豪劣绅委员会成立,邓初民任审判长。

4月27日至5月9日,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在武汉召开。大会的开幕式在武昌高师第一附属小学举行,正式会议在汉口济生三马路黄陂会馆举行。出席代表80人,代表党员57900多人。大会选举出29名中央委员和11名候补中央委员,组成中央委员会。陈独秀继续被选为总书记。湖北地区党组织派出张太雷、董必武、陆沉、陈荫林、贺昌、林育南、刘昌群、向忠发、许白昊、蔡以忱、张金保、向警予等参加了大会,张太雷、贺昌被选为中共中央委员,陆沉、林育南被选为候补中央委员,许白昊、蔡以忱被选为中央监察委员。大会批评了陈独秀忽视同资产阶级争夺领导权的右倾错误,但对当时急需要解决的问题没有提出切实可行的办法。

4月,党的“五大”前夕,张国焘调离湖北,党中央派张太雷任湖北区委书记。

4月底,项英召集湖北全省纠察队长会议,决议整顿纪律问题:违纪者照军队办法开除队籍及会籍,任意放枪一声者拘捕一月。

5月1日,武汉三镇约30万工人,分别在汉口、武昌、汉阳召开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大会,正在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为“五一”节纪念发布《告中国民众书》,号召工农商学兵一致联合起来打倒蒋介石,镇压反革命派,争得非资本主义前途。

5月4日,武汉无线电学校举行李大钊烈士追悼会,邀请各团体代表参加.共产党员何恐等演讲,均极悲愤热烈。大会议决反对帝国主义勾结新旧军阀残害同志,誓为李大钊复仇。此后,湖北省立第二中学等团体先后举行了追悼李大钊及南北死难烈士大会。

5月10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在武汉召开.到会代表200余人,代表团员5万多人,会议选出新的团中央局,任弼时当选为书记。

5月11日,根据中共“五大”作出的关于党的组织系列为“中央一省委一市(县)委一区委一支部”的决定,中共湖北区委改组为中共湖北省委,委员有张太雷、陈潭秋、郑超麟、刘少奇、马峻山、董必武、吴德峰、蔡畅、贺昌、徐活莹等。张太雷任省委书记,陈潭秋任组织部长,郑超麟任宣传部长,董必武主管国民运动,蔡畅主管妇女运动,吴德峰主管军事工作,贺昌主管共青团工作。省委机关由武昌搬至汉口尚德里,后又迁至武昌巡道岭。省委下辖的武昌市委和汉口市委亦同时成立,周慰真任武昌市委书记,吴雨铭、罗章龙先后担任汉口市委书记。

5月l6日,湖北全省总工会与汉口特别市商民协会举行联席会议,会议就工商关系问题作出了15条决议,规定店东必须改善店员工作条件及待遇,店员工作11小时,童工工作8小时,店东不得无故辞退店员,店员在工作上应受店家之正当指挥与管理等;并提出了加强工商联合的口号,以抑制部分工人超过实际可能的经济要求及克服某些影响生产的“左”倾行动。

5月l7日,武汉国民革命军独立14师师长夏斗寅在宜昌叛变,进攻武汉。l8日,中国共产党发表《为夏斗寅叛变告民众书》,号召无产阶级武装起来枕戈待旦,保障革命,削平夏斗寅的反叛。武汉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掀起了声讨夏斗寅的高潮。l9日,武汉三镇同时举行数十万人的讨夏大会,并发出讨夏通电及宣言。董必武、苏兆征、刘少奇分别参加并指导了武昌、汉口的大会。广大的工人、农民积极行动起来,担负起武汉三镇的城防卫戍任务,维护治安,或直接参加平叛战斗。省总工会通令各级工会征招工人义勇队,通告发出不到4小时,应征者即达千人。l9日至22日,叶挺率领平叛部队连克纸坊、土地堂、贺胜桥,直达咸宁,夏斗寅叛军败退,残部向鄂东南逃窜,武汉转危为安。

5月20日至26日,太平洋劳动大会在汉口召开。会议受赤色职工国际领导。赤色职工国际总书记罗佐夫斯基出席了会议。苏、中、日、美、英、法、朝鲜、爪哇等国家和地区均派代表参加。中国代表苏兆征、李立三、刘少奇、林育南等15人出席了会议。会议提出太平洋地区工人的主要任务是反对新战争的威胁,帮助被压迫人民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决定成立太平洋劳动会议书记处作为该会常设机构,办事地点设在中国上海。大会对中国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给予高度赞扬,鼓舞了正在为挽救革命危机而进行艰苦斗争的武汉工人阶级的革命意志。

5月23日,武汉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对湖北省总工会发出三项压制工人运动的训令,表明汪精卫等武汉国民政府的领导人正急剧向右转化。6月6日,武汉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又一次发出压迫工人,保护资本家的训令。

5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通过5月21日由中共湖北省委草拟的《工人政治行动议决案》。决议案对于武装纠察队指挥问题、停工问题、工会的司法权问题均作出了明确规定。在此前后,省、市总工会在救济失业工人,稳定金融,加强工商团结,整顿纪律等方面进行了大量工作。

5月27日,省农协鉴于反动派到处蠢动,在《汉口民国日报》发出告农友书,号召农友团结齐心,武装起来。“纵然我们不能够每人都有一支枪,也要有一把刀,这样我们才可以保护自己,并且巩固北伐的后方”。

5月30日,武汉各团体数十万群众分别在武昌、汉口、硚口举行纪念五卅运动二周年大会。董必武、向忠发、吴玉章、李立三等出席了大会。全国总工会、湖北省总工会、共青团湖北省执委均发表了宣传大纲,号召广大人民继承五卅革命精神,同一切反革命行为作坚决斗争。

5月6月间,中共湖北省委召开了全体党员代表大会,进一步动员、组织和领导湖北人民开展反对封建势力和蒋介石叛卖革命的斗争。当时,全省有党员14000余名,武汉三镇党员约6000名。

6月6日,中共湖北省委书记张太雷在《向导》上发表《武汉革命基础之紧迫的问题》,提出湖北省目前的任务是镇压反革命,“对奸商操纵金融粮食,贪官污吏勒索行贿,及劣绅土豪屠杀良民,必加以更严重之处罚”;要巩固国民党湖北省下级机关;给农民政治上、经济上正当的出路。

6月l3日,湖北省农协为土豪劣绅屠杀农民发表宣言,指出封建势力一天不铲除,革命就一天不会成功,“只有严密我们的组织,武装我们的农友”,与土豪劣绅进行殊死的斗争。宣言要求国民政府颁布乡村自治条例,实行乡村自治,镇压土豪劣绅,肃清土匪溃军。

6月15日,武汉民众举行欢迎第二期北伐将士凯旋大会,共产党人董必武、林祖涵等为主席团成员。周恩来代表中国共产党出席会议并发表了演说。

6月l9日至29日,第四次全国劳动大会在汉口举行,到会代表400余人,代表会员290余万人。会议期间李立三作了政治报告,陈潭秋代表中国共产党致词。大会号召工人阶级同农民、小资产阶级结成坚强的同盟,坚决反对蒋介石的叛变,并继续深入开展革命斗争。湖北省代表团在会上作了湖北工运情况报告:大会选举李立三、邓中夏、苏兆征、许白昊、向忠发、王荷波、项英、林育南等35人为中华全国总工会执行委员。

6月22日,湖北省县、市联席会议在汉开幕,到会代表ll6人。会上董必武作了政治报告,钱介磐作了党务报告,蔡以忱作了农民运动报告。会议发出了声讨蒋介石、反对帝国主义出兵华北的通电,通过了关于继续发展工农运动、巩固革命联合战线、建立乡村民主政权、坚持武装农民、整顿与扩大组织等决议。但由于右倾机会主义的影响和实际工作跟不上,这些决议未能在实际工作中贯彻执行。

6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集紧急会议。会议针对何键制造谣言,谎称武汉工人纠察队要缴第35军的枪支,并以此为借口拟采取反共行为这一情报,讨论应付办法。最后决定公开宣布解散工人纠察队,以消除何键暴动的口实。下午,湖北全省总工会发出布告,解散了工人纠察队。当晚,武汉卫戍司令李品仙调动军队强占了湖北省总工会.

6月29日,何键发出反共通电《告官兵书》,为举行反革命政变制造舆论,同时令其部队控制了汉口和汉阳。

6月30日,中共中央举行扩大会议,通过《国共两党关系决议案》。决议仍然承认汪精卫等控制的国民党“当然处于国民革命之领导地位”,声明共产党人参加政府“并不含有联合政权的意义”,为了避免政局的纠纷,共产党人可以“请假的名义退出政府”,强调“工农等民众团体均应受国民党党部之领导与监督”,“工农武装队均应服从政府之管理与训练”。决议牺牲了共产党的独立性,取消了党对革命的领导权,放弃了人民政权和人民武装,给汪精卫分共以可乘之机。

6月下旬,中共湖北省委对全省党组织提出国民党及工运、农运工作的策略要点。其中对湖北国民党工作的要点为:停止对所谓右稚病的纠正,为民众痛苦说话,保护各级党部与民众团体的安全,用各种方法表示对国民党现中央修改三大政策的不同意见,与真正的国民党左派合组革命同盟,共产党员不辞去国民党中的职务,如省党部被武力压迫,当即反对国民党中央等。对湖北工运之要点为:如军队、流氓捣毁占据工会,应请愿政府实行其保护工农政策,以披露其真面目;如省总被侵占,请愿不得结果,即总罢工;对资本家废约,举行罢工抵抗;领导失业工人要求工作及政府接济;由省总发表宣言,回顾工会过去之功绩,工运对国民革命之贡献,揭露并抗议工人目前遭痛苦受摧残之现状。对湖北农运之要点为:将湖北全省划为l1个区,实行秋季抗租、减租运动;鄂北武装农民上山,鄂南积极协助革命军讨蒋;以及保存骨干、严密组织,办好农运刊物、发表宣言、宣传无农运即无国民革命等等。

7月4日,中共中央举行常委扩大会。会上陈独秀主张:国民革命各军招兵时,农民协会的会员和自卫武装可应征加入。毛泽东指出:“不保存武力,则将来一到事变,我们即无办法,”主张农民“上山”,“上山可造成军事势力的基础”。

7月l0日前后,湖北省总工会许多所属分会均被国民党军队占据捣毁。7月l3日,国民党反动派在武汉公开屠杀共产党人。江岸铁路工会秘书、共青团江岸区委组织部长宋继武壮烈牺牲于汉口新市场。自此以后,武汉三镇几乎每日都有共产党人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

7月l2日,根据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的指示,中共中央央改组,由张国焘、李维汉、周恩来、李立三、张太雷组成中央政治局临时常务委员会,陈独秀停职。

7月13日,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发表对政局宣言,宣布中国共产党人坚决反对武汉国民政府日趋反动和背叛孙中山的三大革命政策,声明退出武汉国民政府。同时发表《国民革命目前行动的政纲草案》,表示中国共产党继续不妥协地进行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斗争。

7月14日,汪精卫召开分共会议。宋庆龄发表声明,脱离武汉国民政府,表示坚决维护孙中山的新三民主义,斥责武汉国民党领袖的叛变行为,反对分共。

7月15日,汪精卫召集武汉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扩大会议,正式作出关于“分共”的决定,公开背叛孙中山所决定的国共合作政策和反帝反封建的纲领。汪精卫集团的叛变,使l924年至l927年的中国大革命遭到失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武汉人民的革命斗争进入了艰难曲折的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