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纵横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党史纵横

中共武汉党史大事记(1919年)

发布日期:2005-12-06 16:02:00

5月4日,为反对“巴黎和会”擅自决定将德国在中国山东的特权转交日本接管和北洋军阀的屈膝卖国,北京爆发了以学生为主体的反帝爱国运动,揭开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序幕。6日,武汉报界详细报道了北京学生的斗争情况;当晚,恽代英起草了题为《四年五月七日之事》的爱国传单,并和林育南连夜赶印600份。传单指出“强迫我承认二十一条协约的日本人又在欧洲和会里强夺我们的青岛,强夺我们的山东,要我们四万万人的中华民族做他们的奴隶牛马。”9日,武昌各校学生代表集会于中华大学,决定以武昌学生团的名义致电声援,公推恽代英为武昌学生团拟写宣言书,并选派林育南等分赴各大学进行联络,以采取一致行动。17日,武昌学生团扩充改名为武汉学生联合会,在中华大学召开成立大会。会后即派代表赴省署请愿,要求承认学生的爱国行动为合法,并请省署致电北京政府,力争山东和青岛主权。从18日起,武汉各校学生多次举行集会、游行、演讲等活动,以唤醒同胞,力救危亡;同时,“提倡国货、抵制日货”的宣言、口号在以商业城市著称的武汉逐渐成为学生、工人、商界等各界人民的一致行动。29日,为指导和推动群众性反帝运动的发展,武汉学联创办的《学生周刊》出版,以通俗的白话文进行爱国主义的宣传。31日,武汉学联决定自6月1日起实行总罢课,并发表《武汉学生罢课宣言》,代表武汉中等以上学校全体学生5969人,提出了对于外交问题的严正立场,要求北京政府拒签巴黎和约,罢斥国贼,予学生以爱国自由。

6月1日,湖北军警当局包围武昌各大中学及各讲演地点。爱国学生冲出军警设防,分赴各讲演地点讲演。军警疯狂镇压,捕去学生数十人,殴伤10余人,酿成“六一惨案”。惨案发生后,武汉各界愤怒异常,当晚武汉各校校长召开会议,决定赴省署抗议,要求释放被捕学生、撤去各校门前军警。2日,武汉学联向省议会递交请愿书,抗议军警暴行,要求弹劾警务处长,通电全国揭露湖北督军王占元镇压学生的罪行。3日,武汉律师公会副会长施洋提出援救学生案,呈请法庭提起公诉,要求惩办凶手,抚恤学生,恢复学生自由。7日,恽代英、施洋等发起武汉各界联合会,组织商界罢市,工界罢工,10日,汉口“市面罢市者从少数转为多数,军警已无法干涉”。随后武昌全城亦一律罢市。11日,武汉轮驳水手及火夫举行同盟罢工,上海、汉口间的航运“全然在杜绝状态”。12日,武汉各公司大小商轮工人相继罢工,“一律停止装运客货”,群众性的爱国运动席卷整个江城。在人民群众的强大压力下,王占元被迫释放被捕学生,并致电北京政府,要求拒绝在巴黎和约上签字。

7月31日,汉口各铁号工匠数千人为要求增加工资举行同盟罢工。随后,汉口各炭行店员、楚兴公司麻布局工人、汉口面粉厂工人、汉口成衣业工人为要求增加工资,先后举行罢工。

8月,董必武从上海返回武汉。董必武是1919年2月到沪的,在沪期间他经过李汉俊的介绍,从中国革命的实际问题出发,研读了当时所能找到的马克思主义蓍作和其他各种新思潮的书刊,“逐渐了解俄国革命中列宁党的宗旨和方法,与孙中山生的迥然不同”,开始重新考虑中国革命道路的问题.同时五四运动在上海掀起的反帝巨澜也使他“益信中国革命必能成功”,并把中国革命胜利的希望寄托于新兴势力,即中国无产阶级的参与之上。返汉时他决定以办报纸和办学校两种方式来鼓吹新思潮,唤醒民众。

9月,林育南等创办《向上》半月刊,探讨社会改造问题。

10月6日,李汉俊致函董必武,信中指出:湖北不只教育会糟,因为湖北全部糟,才容教育会糟。我们中国不只湖北糟,因为中国全部糟,才容湖北糟,”提出“我们现在要救中国,只有大破坏、大创造,大破坏!!!大建设!!!”

10月20日,健学会在大中华启智图书馆成立。主要成员有廖焕星、魏以新、林育南、陈学渭、唐际盛、李书渠等。健学会的宗旨是:“改造自身、改造环境”。会员以“实践、奋斗、互助、坚忍、俭朴”为信条。健学会是武汉出现的各种宣传新文化的进步社团之一。

10月27日,少年中国学会负责人王光祈和成员陈宝锷由京抵汉,介绍恽代英、余家菊、梁空(绍文)加入少年中国学会。

12月,毛泽东率湖南驱张(敬尧)代表团赴京请愿,在武汉停留了一个多星期。毛泽东在汉口明德大学起草了《驱张宣言》,并秘密寄往全国。在汉期间,他与恽代英等畅谈改造社会等问题。

12月5日,武汉学生联合会召开各校代表会议,抗议日本人制造“福州惨案”,声援福州人民的爱国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