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纵横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党史纵横

中共武汉党史大事记(1921年)

发布日期:2005-12-06 16:04:00

1月2日,由恽代英、黄负生等筹办的《武汉星期评论》创刊。该刊以“改造湖北教育及社会”为宗旨。它所刊载的许多文章在宣传新思想新文化,抨击湖北政治、教育、社会等诸问题上发挥了战斗作用。在黄负生等人加入武汉共产党组织后,该刊所载文章宣传马克思主义的色彩逐步增强。林育南、肖楚女、李汉俊、陈潭秋、刘子通、黄负生、夏之栩都曾为该刊撰稿。黄负生、李书渠、陈潭秋先后任编辑。

1月21日,《汉口新闻报》刊登《俄国少年共产会的组织法》,这是武汉报纸详细介绍苏俄革命团体的最早的文字记载。3月1日,该报又登载了《俄共产党之宣言》,其主要内容为:“竭全力以御外侮,借外债以兴实业,收土地林矿为国有,阻反共产派之宣传,励行普及教育,保护劳农俄国”,宣传了苏联的共产主义运动。

1月,恽代英受陈独秀之托翻译的考茨基的《阶级争斗》由新青年社作为新青年丛书第8种出版.该书不仅使利群书社的成员普遍懂得了要推翻黑暗统治,必须搞阶级斗争,而且对毛泽东、周恩来等人的思想向马克思主义转化起了极大的推动作用。

4月8日,包惠僧在上海《民国日报》副刊《觉悟》上发表《我对于武汉劳动界的调查和感想》.文章提出通过劳工教育,劳动组合,成立劳工俱乐部等方式来提高工人的觉悟,号召广大工人“快快团结起来,推翻资本制度,实现人类福利。”

5月1日,汉口租界人力车工人因车行决定每车每月赁金增加1OO文而举行同盟罢业。车行同意不加赁金后,工人复工。

6月,田诚的《共产主义与知识阶级》一文在汉口印行。这是早期武汉地区传播马克思主义的一篇重要文章。文章指出:共产主义是极合科学的能解放人类的唯一主义。要实现这个理想的社会,必须进行阶级斗争。第一步要组织无产阶级的先锋队,就是共产党;第二步是要由无产阶级夺得政权,建设劳农专政的国家。文章希望中国的知识分子抛弃教育万能等不切合实际的想法,树立起对主义的信仰,到工人农民中去,用阶级革命的手段,创造一个共产主义的社会。

7月l6日至21日,恽代英、林育南等在黄冈回龙镇浚新小学召集利群书社及受其影响的各团体代表共24人开会,决定成立共存社。确定其宗旨为“以积极切实的预备,企求阶级争斗、劳农政治的实现,以达到圆满的人类共存为目的。”共存社的成立,是恽代英及其志同道合者走向马克思主义的一个转折点。

7月23日至8月初,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后移往浙江嘉兴)召开。董必武、陈潭秋作为武汉代表出席了会议,参与创建了统一的中国共产党。大会在听取了各地共产党早期组织代表的工作报告后,讨论了党的纲领与工作计划。董、陈在大会上作了发言,提出了党为反对共同敌人应该联合以孙中山为代表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派的正确主张。董必武还和李汉俊为大会起草了给共产国际的报告,如实总结了大会所讨论的主要问题,对大会作出了积极贡献。

7月前后,武汉地区共产党组织选派了一批团员赴莫斯科学习。由于种种原因,团组织曾一度停止活动。

8月,董必武、陈潭秋由沪返汉后,即成立了党在武汉的临时机关——武汉工作委员会,陈潭秋主持工作。不久,发展黄负生、刘子通等入党。

10月12日,粤汉铁路武(昌)株(州)段机车处837名工人在武汉党组织的具体领导下,为增加工资,改善生活待遇,抗议外国总管开除工人而一致罢工。粤汉铁路机车处职工联合会代表全体职工向路局提出恢复被开除工人工作、增加工资、缩短工时等15项条件,工人们中断了从武昌到株州的全路运输,逼得北洋政府和吴佩孚不得不急电湖北督军肖耀南妥为办理。10月16日,北京总局代表和湖北督军代表一同到职工联合会调停,对工人们所提条件除少量的有待进一步磋商外,余均认可。职工联合会又向调停人提出不得开除罢工职工,不得扣留罢工期内工资等要求,也被一一接受,历时五天的罢工获得胜利.这次罢工迫使外国总管和北洋军阀政府让步,对武汉和全国的工人斗争特别是铁路工人的斗争产生了重大影响,揭开了中国工运第一次高潮中武汉罢工潮的序幕。

10月,根据“一大”党纲中“凡有党员五人以上的地方,应成立委员会”的规定,中共武汉地方委员会在武昌成立。包惠僧任书记,机关设在武昌黄土坡下街27号。在此前后,发展李书渠、赵子俊入党。

10月,中共武汉地委根据“一大”后党的第一个决议中关于“本党的基本任务是成立产业工会”的精神,筹组并正式成立了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武汉分部,包惠僧任分部主任。机关设在武昌黄土坡下街27号,后迁至武昌大堤口利群毛巾厂内。1922年5月第一次全国劳动大会后,林育南担任分部主任。武汉分部是武汉党组织公开领导武汉工人运动的机关。董必武、包惠僧、陈潭秋、郑凯卿、黄负生以及后来入党的林育南、许白昊、项英、林育英、李书渠、施洋等都曾在其中工作。武汉分部成立后先后派林育南、李书渠到徐家棚粤汉铁路,项英到江岸京汉铁路,许白昊到汉阳钢铁厂,林育英到模范大工厂,施洋、郑凯卿到人力车工人中去,从办工人夜校、工人子弟学校、工人识字班入手,逐步发展劳动组合,联系工人实际要求开展斗争,使武汉工人运动迅速掀起了高潮。

12月前后,遵照陈独秀以中央局书记名义发出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局通告》中要求武汉等地建立区执行委员会的决定,中国共产党武汉区执行委员会成立。包惠僧任书记,董必武、陈潭秋、黄负生为委员。区委机关设在武昌黄土坡。

12月1日,汉口租界8000多名人力车工人为反对车行加租举行同盟罢工。劳动组合书记部武汉分部即派出郑凯卿化装人力车夫调查情况,包惠僧等以《劳动周刊》记者名义会见罢工活动分子,并邀请施洋义务担任人力车夫方面的律师。2日,他们在汉口租界召集人力车工人代表的秘密会议,商讨罢工策略,决定立即组织汉口租界人力车夫工会,公开领导工人的罢工斗争,并为人力车夫拟定了《罢工宣言》和《告各界父老兄弟姐妹书》,还写了几篇罢工消息见诸报端,争取社会舆论的同情和支持。6日,汉口租界人力车夫工会诞生,樊一苟、易明发等被选为执行委员。7日,罢工工人为争取各界同情和支持,组织了数千人的“车夫乞讨团”,结队向租界游行,遭到巡捕的野蛮镇压,车夫4人被捕。于是工人们愤怒包围了法巡捕房及领事馆。法租界当局和车行老板慑于人力车工人的坚决反抗和社会舆论的强大压力,被迫释放了被捕工人并答应了工人提出的要求。即法领事向中国官厅道歉,允许车夫成立工会,车租暂时不加等等.8日,车夫复工。人力车工人取得的经济斗争和政治斗争的胜利,为武汉的各种劳动组合铺平了道路。邓中夏曾在《中国职工运动简史》一书中写道:“武汉铁路工人与人力车夫两大罢工,开了当地一个新纪元,职工运动从此有一个顺利发展”。

12月4日,黄负生、陈潭秋、包惠僧、郑凯卿、李书渠、刘昌群、董贤珏等经过月余筹备,重新发起组织了武昌社会主义青年团。

年底,陈潭秋等人在湖北女子师范学校学生中组织了武汉妇女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