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与纪念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宣教 > 回忆与纪念

武汉真空期一夜无事

发布日期:2009-05-16 11:09:00

同窗出马汉口保警队长放弃师长大梦

5月16日上午汉口处于“真空时期”,李经世和胡武以汉口市警察局正副局长的名义联名发布了“四不准”的布告(不准抢劫公私财物;不准纠众暴动报复;不准乘机恐吓敲诈;不准破坏任何设备),维持社会治安,制止国民党游杂部队窜入市区骚乱、破坏。

汉口的国民党警察们自觉帮助即将进城的解放军维持治安,使汉口市在真空期没有发生恐慌和骚乱,他们功不可没。然而他们又是怎样走到人民这一边,勇敢地留下来的呢?

关键在于李经世和胡武两个人,还有背后我党地下工作者长期不懈的努力。

江汉军区城工部余杰、邱肱良很早就将汉口警察局长李经世争取到人民一边。但是在汉口警察局内部,关键人物是保安警察总队长胡武。胡手下有2000多人和枪支。白崇禧向胡许诺,如果随他撤离武汉,可以得到一个师长的位置。

吴忠亚当时任汉口市府的专门委员,与我党邱肱良同志建立了联系;他和胡武就是黄埔军校武汉分校六期同学,关系确实不错。得到邱肱良劝说胡武的指示,吴当即来到胡的家中。

吴忠亚回忆道:“谈起未来打算,胡武说,他只有跟着白崇禧开跑,并趁机捞个师长当当了,言下也似乎颇有几分得意的神情。”

不等他得意完,吴忠亚劈头一句问他:“你真以为白崇禧是在好意提拔你吗?他是临死要找个垫背的。拿性命去换个师长当,又能当得上几天?”胡武的满怀得意,被吴的这盆冷水一泼,顿时消失干净,禁不住垂下头来。

吴于是趁热打铁,向胡暴露了地下工作人员身份,希望他悬崖勒马,走弃暗投明之路。

胡武很受感动,当即承诺,今晚就一言为定,全听吴的指挥。

就这样,一个“准”师长走到了人民的一边。解放后,胡武将保警总队全部人员、枪支上交“武汉军管会”。

公文里“打太极”抵制省府调令换来1000条枪

5月15日上午,武昌省府密令所有警员携枪支弹药撤离武汉。胡慎仪按照计划,将警局档案文件及各分局户口底册等,转移到指定地点;命令全体警员分向车站、水陆码头、铁路、公路桥梁、堤坝、仓库等布防。并出动警备车7部,严防特务破坏。

5月17日9时左右,解放军一个侦察班由汉口过江到武昌侦察形势,旧武昌市长蒋铭等三人代表市民对解放军过江表示热烈欢迎。解放军同志见到商店照常营业,市面秩序良好,表示非常满意。这位蒋铭市长,连同武昌警察局,都是被我江汉城工部成功策反的国民党力量。

而说起武昌警局能保留下来1000多人和枪,还有段曲折故事呢。

解放前,胡慎仪任省会警察局长,吴先铭任省参议员,同住武汉,交往甚密。屡次试探,胡慎仪透露了期望找到门路的意图。已被策反的武昌市长蒋铭也来做工作,于是胡顺水推舟,投向人民。

武昌省会警察局共辖13个分局,外加一个警察大队,全部人枪员警共1000多人。在省府仓皇逃走时,省保安副司令杨达亲下手令,命令胡慎仪调走警察大队。面对一纸命令,胡急得直冒火。他灵机一动:省府临时成立的鄂东南行署里,投靠我党的蒋铭和郑桓武都是副主任,通过行署的命令,说不定可以抵挡杨达的指示。

于是胡满头大汗地跑到郑桓武处,郑早已心领神会,当机立断在杨达的手令上批了几句:“该警察大队已归本行署统领指挥,应随同本行署行动,不得先撤离武昌。”郑随后亲自拿手令给行署主任孙定超签署。

孙定超怕如此一来挑起与杨达的事端,犹豫不决,郑见状,趴在孙的耳旁说:“杨达把警察大队拖走了,我们依靠什么力量到大山里去打游击呢?”这么一说,孙定超长舒一口气,欣然签署命令抵制保安副司令的调令。杨达看到手令被行署阻挠,只好哑巴吃黄连了。

【记忆】

原《新湖北日报》副总编谈瀛回忆说:汉口警察局局长李经世早年在黄埔军校三期毕业,是一匹失宠而又难以驾驭的“野马”:他一不是“军统”,二不是“中统”,为人城府很深,不易接近,对武汉社会情况很熟悉。

我了解到,抗战时期,李经世任湖北省银行专员,曾出席过王震领导的南下支队召开的军民联欢会,并发表了演说。日本刚投降时,在银行工作的李经世搭“便车”与“军统”特务先遣队回汉途中,在武昌县法泗被新四军截获,新四军一位邓政委认出了他就是曾受到我军礼遇的李经世,与他进行了一番谈话后释放了他,李经世对此一直心存感激。

我立即向江汉军区城工部武汉负责人余杰汇报,他认为此小细节可以做“大文章”。就化名给李写了一封信,只给他点明了一下“鄂南握别”,邓先生现在对他“仍然关怀”,要他“鉴往知来,善自抉择”。

收到这封信的李经世,迫不及待地设法在报上登了个启事,要会晤写信的人。

余杰后来亲入“虎穴”,终将这匹“野马”驯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