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与纪念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宣教 > 回忆与纪念

军纪从一杯白开水开始

发布日期:2009-05-16 11:11:00

人挤人也不敢进民宅

5月15日上午,四野警卫团的3000多人,奉命开进江岸的岱山地区,战士们跳下车,看到的是沿张公堤一线的碉堡群,前面是一里多宽的府河,接着就是密集的火力支撑点。确实有一种固若金汤的阵势。

全团一部分人员到达岱山的河边后,上级就命令大家就地驻扎下来,任务是沿出城公路设卡,检查出城的人员和车辆,防止城内的财产被转移出城。白天,部队从天亮就开始设卡检查,一直到天黑才禁止人车出城。晚上,部队就沿张公堤一线展开宿营。战士们只有铺的被子,没有房子,睡上一觉起来,大家的头上都是水雾,好在当时武汉进入了夏天,晚上睡觉并不冷。

张公堤内有很多低矮的民房,由于担心打仗,这些房子里的人都搬走了,尽管房子是空着的无人居住,但部队照样不进去,只有天下雨时,战士在屋檐下搭铺避雨,这个时期延续了10多天。

5月16日早上,部队接到命令,跑步进市区,参加武汉解放游行活动,也负责维持庆祝游行活动的秩序。战士们穿上新军装,从岱山跑到江汉关,一路上不知出了多少汗,道路两旁,很多市民端着茶水、酸梅汤还有煮熟的鸡蛋,让战士享用。有的直接往战士手中塞,但为了赶路,也为了遵守纪律,战士们都没有伸过手。到了汉口的北小路(张自忠路),上级传话,路边的茶水、酸梅汤可以喝、鸡蛋可以吃,但是请进门吃喝不允许。完成了庆祝游行后,很多武汉市民在家里备好酒宴,想犒赏一路走来的功臣部队,都被大家婉言谢绝了。这条规矩作为群众纪律,作为军对的传统一直执行到今天。

白开水不敢喝

赵兴元是随着118师后续部队5月16日下午5时左右进城。从北到南,穿越整个武汉,大城市的气派让赵兴元记忆深刻。从长白山打到海南岛,打下一座城市就奔另一座,别说大城市,连中等城市都未住过。118师是主力,主力就意味着多打仗啊。这次在武汉担任卫戍任务,一待就是一个多月,那可真有点土包子进城的味道,又是南方的大城市,北方人看什么都觉得稀罕。

至于权力,配合地下党转入公开活动,协同掌握铁路、通信、交通、警察部门正常运转,几乎没有管不到的地方。

几天后,上级通报来了,表扬几句,就说在执行群众纪律中过于拘谨、呆板了,连送来的开水也不喝,水是可以喝的。群众自己烧的开水,用水壶提来,用水桶挑来,当然是可以喝的。可四野有个入城纪律十二条,大家反复学习,都背下来了,其中第六条规定:“不经上级许可,不得接受人民的慰劳,对各阶层人士给军队个别人送礼和被邀请吃饭赴宴者,尤须谢绝。”这白开水不算什么,却也属于“人民的慰劳”呀。

现在想想,什么叫“秋毫无犯”?

赶紧洗澡

张仲先所在的118师一部住在“南洋兄弟烟草公司”院里,烟草公司给部队腾出几间房子。刚开始,烟草公司里几个管事的见了战士点头哈腰,一口一个“大军”、“欢迎”,那心里其实是又烦又怕,恨不得立马就走才好。

旁边有个游乐园,有人叫它雪花世界(即民众乐园),跳舞的,赌博的,卖淫的,乌烟瘴气,真是个花花世界。3连一个班在那儿执勤,妓女挑逗咱们的战士,都被赶走了。后来3连被军里授予“遵守纪律模范连”。

部队组织到电影院看场电影,进去时观众都起立鼓掌欢迎,一会儿就都躲着大家了。怎么回事儿呀?原来是战士们身上汗味儿太大了。行军打仗,下场雨算洗个澡,那人都臭了,可自己闻不出来呀。赶紧洗澡,这也是军人形象呀,一个个都收拾得清清爽爽的。

部队在汉口的用“118师”番号,到武昌的用在东北时的“7师”番号,虚张声势,兵力不够,任务很重。那也不闲着,有空就清除垃圾。记得北平解放后,到处是垃圾,有的胡同口都堆满了,国民党哪还有心思管这种事儿呀。武汉也是一样,天越来越热,那个味儿呀,难闻得很。

过了些时,听说部队要走了,烟草公司几个管事的都跑来了,说“大军真是仁义之师呀”,“从未见过像大军这样的军队呀”。

还是点头哈腰的,那话却变得真诚了。

【记忆】

118师老战士翟文清回忆说:进武汉当晚,睡在街头,在江汉关那儿。第二天分到住处了,是汉口“文明监狱”。大家开玩笑,说好不容易进了回大城市,先当“花子”(“要饭花子”)睡大街,又当“犯人”住牢房。在路边屋檐下,附近还有个操场,选块高点、干爽的地方,枕着背包,抱着枪就睡了。许多市民拉大家进屋去睡,再三解释,说上级有规定,不准借住和租用民房,打扰老百姓,那样官兵就犯错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