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与纪念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宣教 > 回忆与纪念

跑慢点别把白崇禧吓跑了

发布日期:2009-05-16 11:15:00

12兵团南下特遣队一路急奔。河北地界一路顺风。从保定到石家庄,那路修得比今天的高速公路还宽,地方政府还在组织群众加宽。他们说大军南下,大军嘛,这路就得修得大大的、宽宽的才行。

进了河南,就听到枪声了。也没大的敌情。南逃敌人跑得慢的,这一群、那一伙的,还有地方民团、土匪什么的,能顺便收拾的就顺便收拾了。

过了汲县,迎面过来几百人,大都有枪,见了解放军扭头就跑。大家以为是自己人的地方部队、民兵,打马追上去,大喊别跑、别跑,我们是解放军,四野大军。他们就往路边麦地里跑,有的边跑边回头打枪,原来是土匪。

快到长江边上了,军里来电报,说你们慢点,别太积极了,把白崇禧吓跑了。

零打碎敲奔武汉


目标:南下,解放大武汉

1949年4月,四野保卫部所属的警卫团在开封修整,白天,部队一部分人训练,一部分人还可以上街转转,那是自辽沈战役打响后,部队难得的休整期。士兵们的衣服三天都能洗一回,晚上还能观看地方政府送来的慰问节目,但官兵心里都清楚,解放战争进入了最关键时期,东野、中野所属部队连克江苏、安徽数个地区和县城,江北的大片国土回到人民手中,渡江战役开战在即,华野和中野的部队都在为解放江南的国土而大踏步前进,我们四野虽然攻克过东北和平津地区,但如今却停留在河南过太平日子,由于求战心切,很多战士几乎天天向上面打听何时往南开进、何时有仗打。

部队那情绪高啊。到连队看看,支部决心、班排决心、个人保证,指导员那个挎包让决心书、保证书塞满了。有的就几个字、十几个字,“指哪打哪”,“请支部考验我入党”,“革命不成功不回家”。那时文化低,有的一个班凑一块儿也认不上100个字,可人实在,真听党的话。

有天晚上,全团3300多人终于集合起来,团长王普、政委靳照希轮番大声对部队讲话:“同志们,我们的任务终于来了,目标:南下,解放大武汉!”这时,全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第二天天没亮,战士们个个全副武装,带上辎重,乘上苏联制造的大卡车从开封出发,浩浩荡荡经郑州向武汉进发。当时的京汉铁路很多路段都无法通行,加之汉口附近的府河岱山铁路桥被炸毁,部队只能乘汽车开进。

之所以派野司警卫团作为解放武汉先遣队,第四野战军的首长是有考虑的,因为当时地处中原的武汉战事可谓不是很紧,四野的精锐部队没有必要全部压上。因此,想打大仗的官兵因此而感到很遗憾。

警卫团的官兵虽然是乘车来武汉,但并不要求部队快速前进,从开封到武汉,600多公里的路,部队走了很长时间才到达。时任警卫团四连战士的宋乐山回忆道,我们的车队来到许昌时,遇到了一场大雨,3000多人被淋成落汤鸡。晚上,部队被安排在公路边的群众家住宿,看守车辆和辎重的战士,都躲在车底下避雨。自此,进入南方的部队遭受暴雨是常有的事,警卫团的官兵几乎全都来自北方,大家从没有见过那大的雨,下起来就像倒水,因此,部队开始在雨中训练,为今后去湖南、广东和海南作战,应该是及早做准备。

难忘的战斗


部队一路南下,600公里的战线上只有两次小规模的战斗,这些对于打过辽沈和平津等大战役的部队来说,简直就是搞了一场实弹训练。5月初,一股从河南西部东窜国民党部队,在信阳的平桥地区与警卫团接上了火,团长王普立即命令二营官兵担任阻截,三营和团直属队负责坚守,保护携行的车辆和机枪等。军事战术上有一句话叫做兵败如山倒,这股不足300人的小股部队,抵抗了不到2小时,就丢弃大片尸体和装备,原路退回铁路西面的山中。这一仗,由于规模太小,尚未记入我军军史。

另一仗是部队出了武胜关后,来到孝感花园附近,一股来不及撤走的国民党军埋伏在公路边,企图袭击解放军的车队。战斗打响后,警卫团一部分人正面佯装抵抗,另一部分则快速绕道到敌人的后面,来了个反包围,战斗从上午9时开始,下午3时许,100多人被我军打死,500多人被生俘。解放后有一部电影《难忘的战斗》中,就有这个情节。

打完这一小仗,部队从收音机里听到,国民党华中剿总司令白崇禧,分析了当前国共形势后,准备弃城逃跑。而我军从武汉的北面、东面和西面对大武汉形成包围态势,即使是他们不选择逃跑顽抗到底,那战争的结果也是明摆着的。当初,部队上下流传这样一种传言,白崇禧所部,不是被打败的,而是被吓走的,从这个意义上讲,人们唤白长官为“小诸葛”有一定的道理,你看啊,明知打不过,硬打下去不就是当炮灰吗?早些逃跑免得吃亏!

从花园到武汉,部队再也没有碰到过战斗,战士们一路高歌,经黄陂挺进大武汉。

【记忆】

原43军128师382团副团长徐芳春老人回忆说:

当时有句话,叫“现在坐汽车都跟不上形势了”,好像是特种兵司令肖华讲的。翻译成今天的话,就是“现在坐飞机、坐喷气式飞机都跟不上形势了”。

我们先遣兵团,大概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最早换上新式军装的,就是全军统一的土黄色的制式军装,胸前有个“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胸章。南下前动员,说这回咱们要“长行军”。大家说,有正常行军、旅次行军、急行军、强行军,这“长行军”是什么意思呀?结果,我们先遣兵团的两个军,一下子“长”到海南岛去了。


踏上武汉的土地


对于国民党一级上将,人送外号“小诸葛”的白崇禧来说,武汉是个令他颜面尽失的地方。

1949年5月15日,他还没来得及展开他想象中的“武汉会战”,就灰溜溜地乘坐飞机仓皇逃窜。

此时,距离他在汉口就任华中“剿总”司令,还不到一年。

1949年5月16日下午2时,韩先楚所部40军第118师先头营进入了汉口市区战略要地布防,6时许,118师主力在师长邓岳的率领下,开进汉口市区,汉口正式宣告解放。

这一天成为解放武汉的纪念日。

次日下午,江汉独立第1旅的战士们进入汉阳县城,汉阳宣告解放。

同日下午5时,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0军第153师从葛店进入武昌区,武昌宣告解放。至此,24小时左右武汉三镇全部解放。